清明

媽走了多久?我一向不是很容易可以思考出這件事。

對我來說,媽走了以後,就停在某個位置,每每動筆想紀錄下那種感受,不禁眼淚又從那個位置慢慢湧了出來,其實不太容易。

今年的清明莫名其妙在家裡跟莫名其妙的事大吵了一架,卻把某些奇怪的感受打從心底給翻了出來,不是很容易釐清,只知眼淚泉湧,像儲存了許久似的,一時之間只得任其釋放。

父親對我來說,是一個形象,是我反射的映像過重,離家之後,我並不用所謂的尊敬去與他相處,反倒多了點挑戰權威的意味,對他而言當然也不好受,多多少少會有點老兵似的惆悵,不時感嘆不能跟兒子好好聊上一下,當然不是直接對我說。

父親抱著我新生的女兒是慈祥的,可這種形象沒能保持到我懂事的時候,這就是他吧,相對來說的這也是我,實在沒法子改變,有時不由自主地仍會把那挑戰的態度放了出來,尤其是旁邊的人用著尊敬的油在火上加著時,也會就那麼爆了開,而被牽動其中的父親也會動氣,要說過了些時間大家便會忘記,只能說,想記住的人是會記住一輩子的。

家裡的房間是之前爸媽的寢室,媽走了,爸就這麼把房間讓了出來,房子也就自做主張地過了給我。對他來說,他有該給兒子點甚麼的責任,我也沒甚麼意見,他開心就是了,只不過,這麼做到底是不是真的讓他自己比較開心,我想他自己也不清楚。

彰化的家現在就像是旅社一樣,每次回去沒多久就要離開了,那天突然開了房裡的櫃子抽屜看看,發現還留著一些老東西,媽的東西。想當然知道這些東西不會跟著媽離開,一個個顧自地躺在抽屜裡,就像媽留在我心裡的抽屜裡,一樣不會時常被打開。而這抽屜一開,當然那當下的情緒就成了對媽的思念,只得快些再把那東西放回抽屜裡關好,不是能有辦法好好面對那些東西的時候,現在不行,未來也不行。

想知道您走了多久,我只要看看部落格的舊文章日期就算得出來了,對我而言那沒有意義。

死讓某些事情不再改變,生卻不斷地往未知的地方走去。

廣告

我還好嗎?

既然大家都這樣問我
那我也問一下我自己
 
引用一下村上
心理的一部分 在那一陣子也跟著死了
 
重複敘述著不該犯的錯
應該注意的情結
像個旁觀者一樣
莫名奇妙
 
我說知道了的你們
到底有幾個會真的從此以後開始改變呢
多回家 多溝通
多付出一點愛
我想很難 這一點也不簡單
 
我想有些事情可以再談談
好一個善變的傢伙
 
在媽離開的那幾天以後
螃蟹蘭開了
超美的
不過這次我回來就謝了
幸好我留下了照片
 
媽 你也留下了

紀念

這幾天過去
淚水也許埋在某個位置
南無 阿彌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阿彌利都婆毗  阿彌利哆悉耽婆毗 阿彌唎哆毗迦蘭帝 阿彌唎哆毗迦蘭多 伽彌膩 伽伽那 枳多迦利 娑婆訶
好像如釋重負一般
有一些想法
想把您用文字保存下來
不過
這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請原諒我如此不孝地
過著恰似沒有您存在的日子
請原諒我
 
如果
您真的可以踏著蓮花自在
請回來看看
當您已到達修為的終站
請讓我知道
 
我想
謝謝您對我的付出
我知道您聽得見
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