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媽走了多久?我一向不是很容易可以思考出這件事。

對我來說,媽走了以後,就停在某個位置,每每動筆想紀錄下那種感受,不禁眼淚又從那個位置慢慢湧了出來,其實不太容易。

今年的清明莫名其妙在家裡跟莫名其妙的事大吵了一架,卻把某些奇怪的感受打從心底給翻了出來,不是很容易釐清,只知眼淚泉湧,像儲存了許久似的,一時之間只得任其釋放。

父親對我來說,是一個形象,是我反射的映像過重,離家之後,我並不用所謂的尊敬去與他相處,反倒多了點挑戰權威的意味,對他而言當然也不好受,多多少少會有點老兵似的惆悵,不時感嘆不能跟兒子好好聊上一下,當然不是直接對我說。

父親抱著我新生的女兒是慈祥的,可這種形象沒能保持到我懂事的時候,這就是他吧,相對來說的這也是我,實在沒法子改變,有時不由自主地仍會把那挑戰的態度放了出來,尤其是旁邊的人用著尊敬的油在火上加著時,也會就那麼爆了開,而被牽動其中的父親也會動氣,要說過了些時間大家便會忘記,只能說,想記住的人是會記住一輩子的。

家裡的房間是之前爸媽的寢室,媽走了,爸就這麼把房間讓了出來,房子也就自做主張地過了給我。對他來說,他有該給兒子點甚麼的責任,我也沒甚麼意見,他開心就是了,只不過,這麼做到底是不是真的讓他自己比較開心,我想他自己也不清楚。

彰化的家現在就像是旅社一樣,每次回去沒多久就要離開了,那天突然開了房裡的櫃子抽屜看看,發現還留著一些老東西,媽的東西。想當然知道這些東西不會跟著媽離開,一個個顧自地躺在抽屜裡,就像媽留在我心裡的抽屜裡,一樣不會時常被打開。而這抽屜一開,當然那當下的情緒就成了對媽的思念,只得快些再把那東西放回抽屜裡關好,不是能有辦法好好面對那些東西的時候,現在不行,未來也不行。

想知道您走了多久,我只要看看部落格的舊文章日期就算得出來了,對我而言那沒有意義。

死讓某些事情不再改變,生卻不斷地往未知的地方走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